Logo  
Announce
名  称 简  介
首页全部书目图书查询排行榜特价排行在线客服系统长阳关于我们
LoginPart
您的位置:首页 - 全部书目  - 查看详细 - 贵族.骗子.华尔街
用户名
密   码
有效期
 Reg
忘记密码?
留言
Class
科普
金融
股票
技术分析
波浪理论
江恩理论
技术指标
系统方法
投资心理
投资管理
大师经验
个人经验
价值分析
传记
教材
期货期权
外汇
债券
基金
字典工具
寰宇财金
CFA
其它
McGraw-Hill
短线操作
John Wiley & Sons
投资(机)史
台湾原版财金(非寰宇版)
Others
暂时无人同时购买过本书
Relation
TitlePic艾略特波浪理论新创见
TitlePic混沌操作法 2
TitlePic《交易大师》操盘密码
TitlePic主控战略成交量
TitlePic探金实战 李佛摩资金
TitlePic盘势判读的技巧〔简体
TitlePic史瓦格期货基本分析(
TitlePic主控战略移动平均线
TitlePic杰西.李佛摩股市操盘
TitlePic新金融怪杰(上下)
TitlePic史瓦格期货技术分析(
TitlePic技术分析精论(上下)
BookImg
人气:1455
Zoom
 
名      称 : 贵族.骗子.华尔街  长阳推荐星级:
作      者 : Steve Fraser 译者: 刘道捷
出 版 社 : 寰宇出版社 出版日期: 2010-5-1
开      本: 32 版       次: 1
装      祯: 平装 I S B N: 9789866320101
书      重: 500g 上架日期: 2010-5-1
 
 
市场价格: ¥ 250.00 普通会员: ¥ 59.00
 高级会员: ¥ 59.00 VIP会员: ¥ 59.00
AddCart  AddComment  Gift
 
内容简介

『没有一本书这么紧紧扣住美国人对华尔街的想象,要是本书像股票一样在纽约股市挂牌,上市第一天一定暴涨四倍。』 ─ 刘易斯.雷贲恩(Lewis Lapham) ,《哈泼杂志》总编辑
『本书提供丰富的历史架构,反映美国金融市场的目的与德性起源。』
─ 罗伯.席勒(Robert Shiller),《非理性繁荣》(Irrational Exuberance)作者

◆本书描述美国和华尔街之间多采多姿的爱恨情仇历史,作者以华尔街四种偶像(即贵族、骗子、英雄和邪恶之徒)为基础,深入探讨这四种人,说明他们从何而来,如何跟着美国改变,为何历久不衰。这四种偶像形象特别吸引一般人的想象,这些形象根本无法道尽华尔街众多的比喻,却是最持久、最有包容性的比喻。这四种比喻加起来,涵盖华尔街的整个历史 -- 从美国独立革命开始,一直到新千禧年,涵盖美国人和这条「梦想街道」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。

◆本书从1792年华尔街的第一次恐慌说起,一直谈到网络股泡沫盛衰与恩龙公司(Enron)弊案,书中处处是摩根(J. P. Morgan)、康尼留斯.范德比(Cornelius Vanderbilt)与麦克.米尔肯(Michael Milken)之流非凡人物的故事与特写。作者考虑一般美国人对华尔街各种互相冲突的态度后,写出简短的反思。本书为美国过去与目前在财富与工作、民主制度与精英主义、贪婪与救赎等基本问题之间的挣扎,提供令人惊异的深入分析与看法。



作者简介

Steve Fraser
史帝夫.傅雷瑟(Steve Fraser)

身兼作家、编辑与历史学家,著作繁多;包括获奖的《劳工至上》(Labor Will Rule)、《人人都是投机客》(Every Man a Speculator)。他是宾州大学资深讲师,经常为《纽约时报》(New York Time)、《洛杉矶时报》(Los Angeles Times)、《国家杂志》(Nation)和《美国前途杂志》(American Prospect)撰文。




推荐序

引言

这里对我好像美梦一场。
——丹尼尔.朱鲁(Daniel Drew)

华尔街!世界上没有什么地方,跟金钱与金钱的力量这么奇妙的结合在一起。
华尔街不是普通的街道,是「街王之王」,提到华尔街的名字,一定让人想起资本主义无限的荣光。华尔街是攻不破的堡垒,一直捍卫着美国诞生时开始建立的商业秩序。华尔街散发的炽热光芒不只是靠着财富助燃而已,而是靠着谨慎、冷静、闻名于世、庄严肃穆的财富在背后发光、发热。慎重其事和小心翼翼象征华尔街的所有重要活动。大家在花岗岩、钢骨水泥和玻璃帷幕盖成的众多经典建筑中,用数学一般的精确程度,计算经济健全度是高是低的公式。华尔街就像街王之王称号所显示的一样,散发出某种经典的纯粹度,高高盘旋在混乱的平凡世界之上,焠取用数字代表的真理,强力推动比较高层次的理性。不论你是赞叹还是尊敬,华尔街都是坚不可摧、冷静力量的崇高象征。

但是华尔街也引发一种截然不同的象征性联想,被人视为是疯狂野心的中心,狂热、疯狂与狂潮像疯人院里的歇斯底里一样,在华尔街上下流窜。华尔街过着往复循环的日子,在不理性的欣喜若狂与令人难过之至的恐慌之间来回变化。这里是金融「疯狂行为」的天地,这里是大家沉迷于所有美梦中的梦土,这里是大家鲁莽的为未来下注的赌场。人人都可以进入这个由贪婪构成的民主国度,人人都不需要向既有的秩序磕头,不敬受到尊敬,这个世界每天都要重新创造一次。华尔街是一场嘉年华会,这里的世界上下颠倒,今天的骗子是明天的金融先知,这里充满了无数的机会,也充满了这里特有的惨剧。这里是好骗的傻瓜和著名骗子集中的热区,这里蔑视自己理当体现和象征的资本主义秩序、纪律和自制的劳动。华尔街在都市下流社会的想象中升起,以充满高明的骗子和贪婪的寄生虫而变的恶名昭彰,轻松赚取不义之财的美梦侵蚀和破坏所碰到的一切。

华尔街这种互不协调、互相冲突的形象,深深藏在我们的集体心理深处,说明了华尔街在美国文化中的矛盾历史,显示一般大街和华尔街长久以来,都陷在奇怪的爱恨情仇中。在十分注重罪恶与救赎问题的文化中,华尔街代表变化多端的比喻。在不同的时间和地点,华尔街代表很多元的形象,包括富豪、大企业、金钱的力量、暴发户的贪心、金融海盗、整体的上流社会、道德、娼妓、犹太、盎格鲁撒克逊(Anglo-Saxon)或资本主义分子的阴谋、美国的寄生虫现象、美国世纪、阿拉丁神灯的国度,以及很多其它形象。华尔街呈现众多自相矛盾的事实真相,包括越轨与合法;英雄与恶棍;贵族与平民;理性与疯狂;无法无天与秩序井然;解放与压迫;男子气概与娘娘腔;信誉与羞怯;事业与盗窃;爱国与叛国;必要与浪费。华尔街是美国国家形象重要的一环,从美国互相对立的道德、社会与求知欲望中得到能量。

因此,这么多年来,华尔街深入美国文化,启发了美梦和噩梦,在一般人和非常人的生活中,留下了铭记。个人的空想和集体的幻想结合在一起,让我们了解跟华尔街有关的一些基本事实,也了解华尔街在美国传说中所扮演的强而有力角色。不止如此,这些幻想多少让我们了解华尔街的心理,也多少了解美国人心目中的华尔街是什么样子。

有四种形象特别吸引一般人的想象,就是贵族、骗子、英雄与邪恶之徒。这些形象根本无法道尽华尔街众多的比喻,却是最持久、最有包容性的比喻。这四种比喻加起来,涵盖华尔街的整个历史-- 从美国独立革命开始,一直到新千禧年-- 涵盖美国人和这条「梦想街道」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。本书深入探讨华尔街这四种人,说明他们从何而来, 如何跟着美国改变,为什么会这么历久不衰。

长久以来,美国人一直认为,华尔街是助长非美国式贵族傲慢心态的温床。厌恶贵族始终都是美国人信念中的主要因素,但是对很多人来说,要是有什么地方可以培养这种异类,华尔街似乎是再自然不过的地方。从一开始,跟贵族有关的联想就笼罩华尔街,托马斯.杰佛逊(Thomas Jefferson)最先谴责华尔街的外籍居民,是反革命「保皇党保守派」。一个半世纪后,小罗斯福总统(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)仍然批评这些人,说他们是「经济上的保皇党」。在摩根(J. P. Morgan)主导一切的帝国主义时代,反对派看到华尔街可怕的全知全能;然而,1929年股市大崩盘后,华尔街似乎变的完全无知无能,以致华尔街受人鄙视,成为令人厌恶和非法的贵族精英。的确如此,污名像寿衣一样笼罩华尔街,使华尔街变成文化上的弃儿长达一代之久,在大众的想象力中,华尔街在比喻上的影响力沉寂下来,到里根时代才改观。

如果说贵族似乎是从旧世界进口的有害成分,骗子就是在美国的环境中土生土长的人,骗子活动的地方是另一条华尔街,是充满性欲与诱惑力的地下世界,充斥着「身无分文的富豪」和「做着美梦的百万富翁」。骗子从杰克逊总统(Andrew Jackson)时代开始活跃,把立刻致富的「美梦」,分享好骗的受害者。这是亚伯拉罕.林肯(Abraham Lincoln)总统所说的民主机会的天地,却不是靠着勤奋工作、节俭、缓慢而辛苦的从底层往上爬,从仰人鼻息的劳工,变成呼吸自由空气、享受荣华富贵、独立自主的富人。在这个天地里,原本违反中产阶级道德观标准的欲望和行为得到认同,甚至得到嘉许。

经济繁荣时,华尔街的骗子特别活跃,骗倒贤愚高下,例如在1880年代,骗倒现任总统尤里西斯.格兰特(Ulysses S. Grant);在沸腾的20年代(Roaring Twenties),查尔斯.庞氏(Charles Ponzi)骗倒众多无名的大众;到了1990年代的网络泡沫期间,骗倒沉迷于当日冲销的交易者。骗徒利用诈骗目标的贪欲,鼓励大家蔑视无私无我、努力工作、未雨绸缪的格言,提供虚无缥缈、不事生产的资本主义美梦。在南北战争前的纯真岁月里,没有受过教育的青年从美国内陆的小镇和农村,涌入华尔街,依靠自己的才智、胆大妄为和弹性十足的伦理道德,可以想象自己和金融大亨鼎足而立,出人头地。一个多世纪后,在某位作家所说的「网络骗局」时代,不知道从那里出现、没有良好家世、没有常春藤盟校(Ivy League)大学学历的人,梦想把华尔街的贵族赶下台,同时欺骗整个美国,相信他们不太可能实现的幻想。

有时候,这些骗子会经历令人啧啧称奇的转变,成为他们以前崇拜的巨人,化身为华尔街的另一个偶像--英雄。号称准将的康尼留斯.范德比(Cornelius Vanderbilt)、号称海军上将的吉姆.费斯克("Jubilee Jim" Fisk)、以及号称华尔街魔鬼的杰伊.顾尔德(Jay Gould)都是传奇人物,是华尔街第一代的征服者。他们经常出身平凡、出身不良,甚至出身令人怀疑,却很快的变成国民心目中像拿破仑一样的英雄,原因之一是这些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的人,似乎证明了最宏伟的美国梦。其它人会跟着他们的脚步,像摩根这样的人,却出身美国上层阶级的精英世家。不管他们的出身如何,他们都有突出的形象。

华尔街英雄是缔造帝国的人,是征服大自然、市场、别人和自己的人。这些人经常和机会遭遇,灾难却也在他们背后虎视眈眈,他们却从来不眨眼,小人物惊慌时,他们仍然保持冷静,情况需要时,他们可能变的很过分、无礼、冷酷。华尔街英雄具体表现了另一种男性气概。从「强盗大亨」(robber baron)始祖时代开始,华尔街的戏码总是大量借用战士文化的语言,包括牛仔的俗话、希腊与中世纪的神话。从费斯克和范德比的贪婪时代,到麦克.米尔肯(Michael Milken)的电子化时代,快枪侠和伟大的猎人、巨人和果根(gorgon)、爵士和救星,填满了华尔街想象中的峡谷,这些人占住了充满兽性与活力的天地。

然而,连华尔街英雄都会引起人民最深沉的怀疑,更何况是贵族和骗子。美国人崇拜的人同样让他们十分害怕,华尔街似乎是培养罪犯的地方,充斥轻松累积财富的人,也充斥似乎是败坏社会道德的罪犯。对坚决相信--不过有时候是假装虔诚相信--工作伦理与劳动至上的美国社会来说,这点却是腐蚀社会道德人心、削弱国家力量、令人担心的弊病。毕竟,大多数美国人对华尔街印象最深刻的地方,是这里进行着神秘、秘密和危险的赌博,对19世纪的美国新教徒来说,赌博是致命的罪恶。更糟糕的是,华尔街大玩诈欺游戏,对拥有特权的内部人有利。最糟糕的是,华尔街像寄生虫一样,积聚惊人的财富,剥削穷困农民、勤奋劳工诚实劳动的成果,也剥削自我牺牲的节俭企业家。华尔街的罪人占据了某种道德上的古拉格群岛,社会上原本就很猖獗的贪心屈服于物欲,可以隔离、谴责和流放到这个让人心理上感到安全的地方。

华尔街作手屈服于虚幻的投机,沉迷在令人上瘾的赌博中,会看不起工作,如果他们赚到够多的钱,就会在金碧辉煌的晚宴中,以绝对矫揉造作的穿装打扮,炫耀自己的虚荣浮夸,因此在深信新教徒罪恶感,却又表现极多物欲的文化中,自然成为最好的代罪羔羊。华尔街众多不道德的人在镀金时代(Gilded Age),曾经遮天蔽日,半个世纪后的大萧条时期,仍然在美国人的想象中形成困扰,到了1980年代,又在电影《华尔街》中,以声名狼藉的戈登.杰科(Gordon Gekko)角色出现,大谈「贪婪是好事。」

美国人心目中的所有这些华尔街角色,包括矫揉造作的贵族、诡计多端的骗徒,声势不凡的英雄、没有良心的罪犯,都在社会阶层与心理层面上,跟一般人有一些距离。大致说来,一直到最近,华尔街是相当排外的地方,是千百万人又好奇、又厌恶张望的国度,却很少想象自己属于这个地方。到了现代,情势大为改变,过去半个世纪里,华尔街像光速一样「民主化」。突然间,华尔街大开善门,接纳每一个人,自由市场思想的胜利为这件事奠定了基础,1950年代,美林公司(Merrill Lynch)创办人查尔斯.梅瑞尔(Charles Merrill)推动「看好美国」运动,率先热心培养「华尔街属于我们大家」的心态,功劳也不在小。

20世纪最后25年间,美国进行去工业化程序,「生产性劳工」在文化上的吸引力因而减损,全国一致相信的这种崇高信念特质因此大为降低。对大多数一般人来说--至少到网络泡沫破灭前--市场已经变成「活生生的实体,在早餐桌上、体育馆里和办公室中发挥影响力。」城市里的街道灯火通明,像一天上演24小时的数字剧场,追踪全球股市的律动,表现在大广告牌上、表现在和睛同高的平面电视上、以及旋转不停的数字代码上:好像是普及众生的景象,也像从不停止的经济心电图。

最近华尔街的形象在一般人心目中提升,显示旧有的禁忌、支持勤奋工作、作为和上帝与社会之间契约的旧经济失去影响力。爵士乐时代曾经出现过这种情形,当时膨胀到超高的股市、加上私酒和美丽的女郎,代表感官解放文化的短暂进展。大萧条(Great Depression)狠狠打断了这种进展,但是这些非法、地下的欲望却总是华尔街诱惑力中的秘密。里根时代华尔街再度崛起时,这些欲望再度勃兴,不受限制,但是华尔街所有古老、神秘的形象也一样恢复旧观。今天的朋党资本家不由得让人想起镀金时代的金融贵族,想到他们的势力极为庞大,几乎破坏民主政府的基本制度。

恩龙(Enron)和随着恩龙倒闭而出现的众多金融弊案令人十分震惊,该想起长久以来对骗子的恐惧。米尔肯呼风唤雨的日子里,似乎跟摩根一样,扮演相同的经济英雄,变成受人尊敬的巨人。卡尔.伊卡恩(Carl Icahn)明目张胆的贪婪清楚显示,华尔街不道德的人活的虎虎生风。

华尔街四种代表性人物中的每一种,都跟其它神秘的兄弟一样,拥有相通的特性:贵族是罪人,罪人是骗子,英雄是平民,却也是精英。光是因为这个原因,华尔街在美国资本主义众多的比喻中,就显得十分特殊。因此,我们进入美国这块梦幻天地时,会碰到一个像谜一样的问题:华尔街既然吸收了战士文化崇高的规律和比喻,怎么可能又表现出像寄生虫一样卑鄙的样子?这个地方既然变成代表精英对经济与政治的宰制,怎么又可能是平民实现野心的梦土?





 
引言
第一章 贵族
第二章 骗子
第三章 英雄
第四章 邪恶之徒
结语



--------------

精选摘要

第一章 贵族

威廉.杜尔(William Duer)正在逃命,愤怒的群众在纽约的街道上追他,要是他们抓住他,他们会把他打成肉酱,或是做出更可怕的事情。杜尔很幸运,警长先拦住了他。追逐他的群众大声喊叫,「把杜尔交给我们,他骗了我们的钱。」杜尔后来进了监牢,在监牢结束了残生。杜尔原本是地位崇高的有钱人,现在已经完了,只能后悔懊恼。

这时是1792年,华尔街刚刚碰到第一次崩盘,杜尔和一帮秘密结合在一起的纽约显贵要人是造成崩盘的祸首。他们阴谋勾结,投机新成立的联邦政府刚刚发行的公债,但是他们很快的就发现,自己过度备多力分,被迫出脱持有的债券,造成新成立的市场崩溃,作手纷纷逃命,杜尔逃进了债务人监狱;比较幸运的人逃出美国,逃到比较安全的避风港。虽然当时甚至没有正式或非正式的股票交易所,本地经济甚至继续如常运作,大致上不受金融家神秘的阴谋影响,却还是有很多平民受害。房地产价格崩盘,信用枯竭,住宅兴建停顿。整体的不景气从商人波及「店主、寡妇、孤儿、肉商、车夫、园丁、妇女小贩,甚至波及著名的老鸨麦卡提夫人(Mrs. McCarty)。」

麦卡提夫人和邻居这么生气,不光是因为他们严重亏损而已,他们和当时的很多公民痛恨杜尔和他的同伙,不只是因为他们的所作所为,也是因为他们的身分。革命才刚刚结束,大家的火气根本还没有冷却下来,针对秘密保皇党和保守派贵族的猜疑和敌意,仍然使政治气氛火气十足。华尔街的第一批内线交易者似乎符合了这种可耻的形象。

杜尔毕竟是商人王子,他住在哈德逊河(Hudson River)旁的一座庄园里,过着领主一般豪奢的生活,有一群穿着制服的仆人伺候,这是大家认为,叫仆人穿着制服,是刻意挑衅美国爱国者的民主情绪。杜尔在伊顿公学(Eton)上学,曾经在英国陆军当过一阵子军官,是西印度群岛一位富有的大农园园主的后代。他移民到殖民时代的纽约,是希望赚到更多财富,一到纽约,他就靠着婚姻,踏进殖民社会的最上层,他太太「凯蒂小姐」(Lady Kitty Duer)是威廉.亚历山大(William Alexander)将军的次女,亚历山大也是苏格兰的伯爵。凯蒂小姐的外祖父叫菲立普.李文斯顿(Philip Livingston),是纽约最著名世家中杰出的成员。杜尔的密友和同事包括荷兰殖民时代纽约其它世家,如麦康博(Macomb)家族和罗斯福(Roosevelt)家族。他的商业利益从面粉厂、锯木厂和磨坊到酿酒厂与海事材料供应。

杜尔支持革命〔事实上,他是大陆会议(Continental Congress)成员,也是邦联条例(Articles of Confederation)签署人之一。〕,但是大家普遍怀疑他牺牲革命,从中牟取暴利。他以超高的价格,向乔治.华盛顿(George Washington)手下艰苦奋战的独立部队,供应营房与船舶所需要的宝贵木料与厚木板。他也供应大陆部队马匹、子弹、牛只和饲料,但是大家怀疑他囤积酒类和毛毯,甚至和敌人从事秘密交易。革命之后,杜尔更加努力追求社会地位与财富的提升,这种追求在他试图垄断政府证券市场失败时达到最高峰,在这方面,他依靠的是特殊的好运,他是美国第一任财政部长亚历山大.汉弥尔顿(Alexander Hamilton)的密友。
汉弥尔顿是革命战争的英雄,也是美国的建国先贤,但是到了1790年代,他也是最受怀疑的人,大家认为他怀抱精英主义情绪,危害新国家追求民主的愿望。他在制宪辩论中,主张终身总统制,梦想像英国贵族院一样的参议院。他担任华盛顿总统的财政部长时,曾经拟定了一个计划,准备筹募资金,清偿战争期间所累积的国债,供应国家未来所需要的资金,联邦政府准备销售本身的证券,赔偿独立期间各州和大陆会议所发行、现在几乎已经毫无价值的证券,汉弥尔顿假设购买这种新证券的人是商人、银行家和其它财力雄厚的人,这些人购买联邦公债,会有助于建立新国家的信用。汉弥尔顿认为,这样会进而吸引国内外资金,协助推动当时毕竟还是未开发国家的美国工商发展。

汉弥尔顿坦白说明自己的看法,认为新政府应该依靠名人和富人,他们的财力和公益精神使他们做好准备,是唯一能够领导美国的人。他们会靠着财力和对国家利益的无私奉献,变成先锋队,协助他实现美国将来厕身世界列强的愿景。汉弥尔顿自己出身低贱,是私生子,在西附买回度群岛出生,但是他喜欢纽约的显贵豪门,娶了菲立普.史凯勒(Philip Schuyler)将军的女儿伊丽莎白(Elizabeth Schuyler),史凯勒是战争英雄,也是纽约备受尊敬的荷兰后裔世家的族长,同时是哈德逊河沿岸的大地主。汉弥尔顿暗示性的信任这帮人,相信他们正直无私,相信他们为美国未来名声与光荣奉献的精神。他喜欢上流社会和富人,问题是像杜尔这样的人,公益精神正好比汉弥尔顿想象的少。

杜尔和史凯勒家族的关系让他能够认识汉弥尔顿,汉弥尔顿任命他担任财政部助理部长。杜尔和他的「6%俱乐部」投机同伙,希望得到内幕信息,知道政府新证券的订价,以便抢先市场一步。汉弥尔顿的正直无可怀疑,拒绝了杜尔的要求,警告他不可以拿国债赌博。杜尔没有理他,终于出事,就像未来200年内华尔街的很多内线交易者一样,亏得一乾二净。杜尔的大部分财产在警长主持的拍卖会中卖掉,凯蒂小姐余生过的十分窘迫,成为上流社会的边缘人,被迫接纳士绅房客,供应伙食。此外,1790年代期间,汉弥尔顿和杰佛逊的徒众为了美国革命命运的斗争,变的更为激烈,汉弥尔顿和杜尔炒作计划之间莫须有的关系一再浮现。

的确如此,1797年,汉弥尔顿被迫公开承认和杜尔一位同伙的太太有婚外情,却极力否认他曾经想牺牲国家的利益,增加自己的财富。他公开指责「激进民主党员」敌人,尤其是指责杰佛逊和詹姆斯.麦迪逊(James Madison),谴责他们迎合公众的偏见,诽谤他的名声,希望颠覆他把美国变成商业强国的努力,他的说法并非完全错误。

杰佛逊、麦迪逊和民主共和党(Democratic-Republican)其它领袖多年以来,都知道财政部长汉弥尔顿在性方面的越轨,却从来没有真正怀疑他贪腐。然而,他们极力反对汉弥尔顿的金融与重商主义计划;反对他发行国债、建立国家银行、补贴这个新生国家制造业的建议。杰佛逊和徒众并非反对贸易,却梦想以农立国,而不是以商业立国;希望由独立自主的农民担任中介,跟欧洲贸易,只交易美国无法生产的必需品。这样这个新国家就可以免于都市豪华奢侈与脏乱的影响,免于阶级战争,也免于他们认为旧世界特有的道德败坏。各种神秘的金融大动脉更是方便之门,最便于这种政治弊病进入,渗透健全的社会组织。

这种危险不完全限于经济或道德风险,汉弥尔顿的敌人--「激进民主党员」--不只是反对他的计划,也认为这些计划是建立「金钱贵族阶级」恶毒阴谋中的一环,这些贵族和政府连手,最后一定会破坏独立革命所缔造的民主成就。他们认为,杜尔是这个反美利坚共和国「贵族派系」的罪恶成员。简单的说,传说中汉弥尔顿和华尔街朋友的关系,具体而微的体现了保守派的反革命。

民主共和党员认为,这是像英国一样建立金融贵族阶级的阴谋,他们可以轻易的看出大西洋对面,英国金融家与中央政府之间败坏伦常的关系(英国的中央政府是国王;美国大概是行政部门),可能使政府变成特权人士的禁脔。反对王权的人士认为,法国和英国行政部门能够拥有绝大的权利,靠的是发行数量惊人的公债,发债筹资会产生大型银行机构、运作顺畅的资金市场、各种新型态的投资和交易公共证券的全新阶级。金融阶级和国王连手,会吓坏执政当局中的独立人士。根据杰佛逊的说法,汉弥尔顿的设计真正的罪过是:「会做好把现有共和政府、变成模仿英国君主立宪体制的准备。」这种情形在旧世界可能是无法避免的命运,但是在新世界里,这点正是大家牺牲奋斗、希望避免的命运。因此华尔街发现,自己处在贵族与民主制度战争的火在线, 因为其中涉及的代价极为高昂,利用敌人在性方面的过错,似乎是可以原谅的政治手段。

杰佛逊的徒众无休无止的传播这种警告,整个1790年代里,政治评论家、政治小册作家和政客都警告大家,小心银行家和靠着公共信用发财的投机客。连最后赞成汉弥尔顿策略的华盛顿总统都感到忧虑,质问担任财政部长的汉弥尔顿:新资本最后会不会利用「一帮贪腐的债券自营商」,对美利坚共和国政府形成威胁?对这个由贵族和有钱人组成的罪恶联盟而言,汉弥尔顿的计划是大好良机,这些投机客用极低的价格,从绝望的退伍军人、农民和其它平民等原始持有人手中,收购各州和大陆会议发行的证券,根据汉弥尔顿的计划,这些富有的债券买主现在可以用全部面值,赎回手中这些原本毫无价值的证券。

争执在教堂中、在煽动性的小册子作家间、在小说、诗歌和报纸的打油诗间爆发,在讽刺剧的舞台上、在愤怒的政治批判之间爆发。1791年,菲立普.傅仑诺(Philip Freneau)在《国家报》(National Gazette)上讽刺性的「实话实说」专栏中,宣布「投机客统治我们了」。他想出了一个虚构的计划,创造出美国的贵族制度,其中清楚划分很多阶级和一系列的排名,反映水平不断上升的投机作法,从「比较低级的寄生虫」、担任寄生虫中间人的「小商人」、到崇高的「票券阶级」。杰佛逊用卑鄙无耻、不公不义的指责,激烈抨击收购毫无价值的「大陆证券」的人,他说:「投机客欺骗持有债券的人,进行交易,在陆地上用信差和换马,在海上驾驶着快速帆船,飞速赶到全国各地,买光这种证券,以便从穷人和无知的人手中,窃占惊人的财富。」麦迪逊担心「股票经纪商会成为政府的卫队,同时充当政府的工具和政府中的暴君,用慷慨的赠礼作为贿赂,形成声势惊人的联盟,压倒政府。」约翰.亚当斯(John Adams)经常跟汉弥尔顿连手,两个人都抱持相同的保守信念,认为社会阶级分明是无法避免的事情,但是他指出,「纸上财富和土地财富是这个国家贵族制度强而有力的起源。」

杜尔的投机泡沫破灭时,民众十分愤慨,大家嘲笑投机客是「汉弥尔顿的突击队员」和「纸上猎人」。新闻报导中都是探讨「票券疯狂」、「票券经济」和「票券恐惧症」。费城一位居民写信给当地报纸,表示自己在派系斗争中,努力想寻找一条安全的路线,觉得十分烦恼。他虽然讨厌加入当地的杰佛逊派民主协会,却仍然希望向邻居保证,他绝对「不是保守派、不是英国间谍、不是投机客。」麦迪逊总结这次道德和政治上的暴行时说:「其中一定有什么不对的地方,这种制度把报酬从付出最宝贵精神的人手上,转移到几乎没有付出任何精神的人手上,在道德和政治上一定是严重错误。」

这种政治戏码的核心中,有一个重大的讽刺,这种讽刺会影响未来很多代美国人对华尔街的态度。这次致命冲突的双方都正确无误,但是双方追逐的都是幻影。汉弥尔顿幻想明智的人为公益而投资,杰佛逊看到的是「骗子」和「好赌的坏蛋」。从杜尔令人难过的例子来看,两个人的看法都正确无误,杜尔是历来最明智的坏蛋。但是两位建国先贤同时都错了,因为他们预测两种敌人之间会冲突,结果想象的成分高于实际。
 
FooterLeft
2001-2012长阳读书俱乐部(长阳盛业书店) 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05027771号  京公网安备110102004987
FooterRight
 寰宇书代购 |  购书流程 |  汇款方式 |  配送费用 |  联系我们 |  在线支付 |  DDS快递 |  销售排行 |  加入会员 |  发书查询 |  长阳丛书 |  会员交换 |  长阳QQ群 |  信誉保证 |  媒体关注 |